第23版:文化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返回网站首页 | 西藏日报 | 西藏日报藏文版 | 西藏商报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9月13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夏扎 一个显赫家族与其豪府
  新夏扎府主楼的三楼露台,宽敞大方。
  新夏扎府雕梁画栋、五彩斑斓。
  旧夏扎府的西面,衰朽破败,和新修缮的部分形成强烈对比。

  ■文/图 记者 沈未兰

  鲁普一巷是八廓南街附近一条幽静的市井小巷,如果没有夏扎府,这条小巷也将与八廓街几十条小街小巷一样,在熙来攘往中被人们将其特殊性给忽略。两年前,当我第一次走进夏扎府的院子时,只觉拂去历史的烟尘,夏扎府在时光的流逝中也慢慢失去了往日耀眼的光芒,惟有一面面厚厚的石墙,即使经历百年风尘,依然庄严挺立,诉说着前主人曾经有过的辉煌。但如今,在一个日头强劲的中午,我再次走进夏扎,其雕梁画栋、五彩斑斓已经迷失了我的记忆。原来,还有十多天,这栋“修旧如旧”工程的老宅就要竣工了。而当我沿着两年前的足迹一一走去,才发现新修建的夏扎竟和那个古老衰朽的老宅,无论是外型还是内部结构上都基本一致!

  新夏扎府将原来的老屋推倒重建,但形制规模都和以往无二。新夏扎府显得非常巍峨气派。

  大贵族曾经的豪华景象

  夏扎是过去西藏为数不多的实力雄厚、久盛不衰的大贵族之一。夏扎府坐落在八廓南街的小巷之中,其东边是康巴巨商府邸邦达仓,西边是七世达赖父亲的家桑珠颇章,南边为热丹康沙居民院,北边是贵族噶雪巴旧宅和八廓南街。这座宅院是19世纪初由当时的噶伦夏扎·顿珠多吉营建的,至今将近200年的历史了,其房舍精美,结构严谨,是一座最完整、最典型、最符合古老体制的贵族府邸。

  夏扎府原名平措康萨,意思是美满新居。记者初到拉萨时,就对这里的老宅院颇感兴趣,因此探访过不少老院落,这些老院子比夏扎府豪华者有之,比夏扎府简朴的也不少,但我始终认为,夏扎府——平措康萨是严谨、精致、规范的贵族宅院,是西藏传统建筑的一个典范。

  西藏人都知道,夏扎家族是西藏和平解放前拉萨有名的贵族大户。据史料记载,夏扎家族早在宗喀巴大师来藏之前,就在这里繁衍生息。自噶伦夏扎·贡噶班觉起,夏扎家族中担任过西藏地方政府高级官员的就有:噶伦夏扎·贡噶班觉、噶伦夏扎·顿珠多吉、第司夏扎·旺秋杰布、噶伦夏扎·次仁旺久、孜本夏扎·居美旺秋、司伦夏扎·班觉多吉及四品官夏扎·甘丹班觉等共八代人。

  这样的显赫家族自然少不了一个豪华府邸。位于八廓南街鲁普巷18号的“夏扎大院”,拉萨人都知道。

  据史料记载,解放前,夏扎家族领工薪的大小佣人就有50多人,他们的职业包括管家、司库、秘书、职员、仓库管理员、工役、百姓头人、房管员、汉餐厨师、司茶、各大小主人的侍寝和近侍女仆、门卫、背水女、裁缝、酿酒女、马倌、治安巡逻员、警察、螺夫、驴夫、船夫、马夫等。

  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以前,夏扎本家所属藏北朗如三部落的霍日巴百姓要来拉萨交租,有驮运酥油包和羊毛驮子的牦牛、驮运盐包褡裢的羊共约100头,到拉萨夏扎本宅的石板院内卸货。一时,夏扎大院成了卸货场和牧民的休息营地。当霍日巴人临返藏北时,除留下部分驮牛和返回路上吃肉用的10多只羊外,其余全部卖光。霍日巴人滞留拉萨的10多天里,在院内的石板地上支起帐篷,用驮子围成一个大圈,中间生火做饭。这时每天有背着杂货背斗的女小商贩到霍日巴人住处做零售交易、以物换物。她们一般用冰糖、红糖、玻璃珠、化学染料、小镜子、棉线、毛呢等物换霍日巴人的酥油、奶渣、羊皮及羊毛等。这时候,夏扎大院活像一处露天市场。

  房屋布局体现着权利分配

  夏扎府分前后两个部分,前面是长方形石板庭院,后面是藏式楼房。庭院的东、南、西三面,都是两层藏式楼房,大门开在南侧,庭院周围是上下两层藏式回廊。

  夏扎府历史上曾诞生过许多颇具影响力的人物,但离我们最近的还是夏扎·甘丹班觉,他1924年出生,可谓是当代夏扎家族的代表人物。他74岁高龄时,在西藏文史资料丛刊上刊载了《夏扎家族史概述》的长篇文章,为广大读者了解这个古老的贵族世家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夏扎·甘丹班觉在自己的文章中介绍:“主楼的底层,大都是粮食库、马料库、柴火库、牛粪库、帐篷库、藏酒房等;二楼有强佐康,即总管室。拉萨各大贵族都有自己的总管,这些总管精明能干、经验丰富,对财产了如指掌,对主人忠心耿耿、苦乐与共。在贵族的圈子里,总管地位很突出,一个总管大概顶得上半个主人。有人说阿沛家的总管最富有,帕拉家的总管最有学问,他办了一家私塾,叫贝贡学校,很多贵族子弟都来上学。夏扎家的总管叫丹增杰布,管理夏扎府几十年,有很高的威信。总管室两旁有两个库房,东边的叫东库房,存放重要物资和绸缎衣物等;西边的叫西库房,存放酥油、糌粑、茶叶等生活物资。主楼三层为主人的卧室和起居室,朝南有一面大玻璃窗,采光良好、温暖舒适,这里有门通向前面的二楼顶层。这些房屋又称为日光居室。”

  廖东凡在《我的西藏故事》中也讲述到夏扎家在尼木的祖业庄园的豪华气魄:

  我们赶着10来头毛驴,沿着尼木河往上走,在塔绒地方过了摇摇晃晃的铁索桥,便到了尼木乡政府所在地恰果谿卡了。恰果谿卡是拉萨大贵族夏扎的祖业庄园,过去每年给夏扎家族提供粮食七八千藏克。庄园的碉楼高达三层,如威严的城堡,矗立在尼木河左岸。庄园附近有一处非常幽静的园林,满园杨柳一片金黄,画眉鸟成群结队,在树木之间翻飞鸣唱。我们住在园林别墅之中,窗户下面是一条哗哗流淌的小河,早晨我伴着卡拉雪山上绚烂的朝霞起床,夜里枕着尼木河的涛声入梦,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快乐而惬意。

  新旧夏扎共同屹立在阳光下

  如果将目前正在重新修建的夏扎府和当时的格局对照,主楼底层的粮食库、马料库、牛粪库等的位置、大小、采光都基本不变,为保持古宅原貌,依旧只有一个小门和加黑框的小窗可以采光,房屋的门梁、门窗则新彩绘出样式古朴的藏式图案,地面为水泥地。彩绘门窗图案在旧时,怕是住在主楼底层的农奴和牲畜们无法享有的。

  二楼总管室以东的东库房依旧按照原样修缮一新,二楼为回廊造型,房间门窗洞开,采光自然很好。修缮一新的东库房屋内由几根柱子顶上,看上去气派大方。只是原先西库房的位置及主殿西边,目前还有三户居民不愿搬迁,现在依旧没有拆除,房顶掉落的泥土和墙上的黑烟昭示着它的岁月。由于只有西边的房子没有拆除,而东南北三面都已修缮一新,新旧两面的夏扎府在日光照射下形成强烈对比。

  在夏扎府修缮工地上做木工的桑珠告诉我,不同意拆迁的三户居民中,只有一位老爷爷还住在墙角一间破旧的房屋里。他每天白天到八廓街上卖酥油,傍晚工人们收工时则回到老宅。那时的宅子,新的部分新得耀眼,旧的部分老得掉渣,空荡荡的院子只有他自己,在新旧交替的过程中感到不适应。老房部分那些雕檐窗台残破而空洞,透过满目疮痍的门洞和窗洞,黑暗的内部空间卷出一股沉沉的颓废之气,仿佛一位垂垂入暮的老者,满堂儿孙突然弃他而去,任旁人将他的累累岁痕突兀地暴露于强光之下。

  我还记得两年前我第一次走进夏扎府的院子,除了租住民以外,当时的夏扎大院由一部分政协职工以及当年夏扎家族奴隶的后代居住。年仅8岁的丹增便是当年奴隶的后代。丹增家住在楼的底层即以前的马房里边。当然,看到丹增家里整齐的家具,我已经很难想象它当年还是马房的样子。丹增的父亲仁青似乎并不愿意过多提及祖辈的事,他简单地说:“我两个爷爷都是以前在这里干杂活的,他们都死在这间屋子里。”

  问及住在这里的感受,仁青说:“住这里很凉快,房墙很厚的,相当于现代房子的三倍。”除此之外,他似乎找不到更多的形容词去描述“这所很有名堂的房子”。

  我还记得当时仁青告诉我,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攒钱买幢现代民居。这次我来到夏扎府,不知道仁青是否和其他居民一样,由政府安置去了别处,还是已经买了属于自己的现代民居呢。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国内统一刊号:CN54—0009  邮发代号:67—20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要闻
   第06版:要闻
   第07版:社会
   第09版:国内国际
   第10版:国内
   第11版:国际
   第12版:国际
   第15版:文娱
   第16版:体育
   第17版:文化深读
   第19版:文化
   第20版:文化
   第21版:文化
   第22版:文化
   第23版:文化
   第24版:文化
   第25版:美丽周刊
   第26版:美丽
   第27版:美丽
   第28版:美丽
   第29版:健康周刊
   第30版:健康
   第31版:健康
   第32版:健康
夏扎 一个显赫家族与其豪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