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副刊·文学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高原要闻

第03版
时政要闻
 
标题导航
返回网站首页 | 西藏日报 | 西藏日报藏文版 | 西藏商报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2月3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歌声之外的心声
——写在歌曲《忘不了就别忘了》发布前后

诺布朗杰

窗外下雪,这是父亲,这是我的泪。我睡不着,都说夜黑,我的夜却灯火通明,这些通明灯火,由父亲构成。这时候,电影《一生有你》宣传曲《忘不了就别忘了》刚发布。

父亲听不到这首歌了。在父亲重度昏迷近一个月后,水木年华和许飞演唱的歌曲《忘不了就别忘了》问世。医院里是不适合听歌的,我反反复复打开音乐播放器,就是没勇气点下播放键。我知道,此刻我需要遏止住自己对音乐的狂热,陪父亲走完人间最后的一程。

从国庆到现在,我的家人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都是提心吊胆为父亲的病情担忧。这段日子,我懊恼于之前对父亲的凶巴巴,现在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我硬撑着,自己承受自己的悲痛,尽量把父亲昏迷的消息封锁。快乐是属于别人的,而铺天盖地的悲痛才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一直以来,都是我安慰别人的,可现在呢?只剩下自己安慰自己。我常爱说这么一句话“正因为眼前没有路,所以才有好多条路”,并以此句沾沾自喜,还摘抄在自己的笔记本最醒目的位置上。面对生活,我妥协了,我也高呼理想,但我更愿意贴近生活。生活里最重要的不是一两句觉得很经典的话,不是一两首被评论家们赞美的诗。写作和艺术都讲究虚实结合,但生活并不是这样的,生活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不容半点虚假。

我的写作是受父亲影响的。父亲一辈子兢兢业业,嗜书如命,花钱心疼,可买书从不心疼,一年总买好多书。我记得父亲有位同事名叫刘永亮,书法写得好,总把父亲说的话,写成书法,贴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句,我至今记忆犹新:一间没有书的房子,如同一间没有窗户的房子。虽然我对父亲的很多话不认同,但这句,非常赞同,并默记于心。父亲一病不起,他把一生消耗在自己的爱好里。父亲并没有写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但是,他把自己手里的接力棒传给了我,我就是父亲的延续,父亲是把自己的一生留给了我。

我不知道父亲的呼吸靠着氧气和药物还能维持多久,可我知道,父亲不久将撒手人寰。我和哥哥商量,在父亲火化时,一定带一套姚雪垠的《李自成全集》一并火化。父亲一直念叨这套姚雪垠的书,当儿子的在父亲健健康康的时候没能满足他。虽然现在买了这套用来火化的书也是亡羊补牢之举,但是我们的愧疚会减少一点点。每一天,我都数着时间在医院过日子,每到深夜,写几行忏悔的文字,没有人安慰我的时候,也只能写几行字,把胸口憋着的悲伤舒缓一下。

父亲再也不能把我写的诗,写的歌拿给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分享了,还喋喋不休地讲我的作品。父亲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本来话少的父亲现在不能给他的亲人说一句话。他让我的文字突然失声哭起来,他让这几天本该兴奋的儿子却愈加伤感起来。

一天,卢庚戌导演的电影《一生有你》上映。我早早做了计划,一定给卢庚戌导演捧场。可现在连自己参与的电影宣传曲《忘不了就别忘了》也不能尽情地去听。父亲平凡的一生,没有多少涟漪,没有多少火花,却把最美好的都留给了我。我当时反驳过父亲:书是死书,人是活着的图书馆。我说的这句话或许有点道理,可更多是为自己的懒惰、自己的不爱阅读辩解,而父亲真的是找到了书中的乐趣。他也争,也辩,可很少发火,宽宏大量,是家里脾气最好的。

天是众人的天,父母是自己的父母。这句话是我前些日子在兰州给父亲看病时,发在我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句话。我万万没想到父亲的病情突然恶化到我连手机都拾不起来。我此时还在医院,我不知道我在医院还要待多久,不知道父亲会不会突然醒来,给我们说几句话。而我知道,父亲这次用沉默点醒我,歌曲旋律再好,歌词再棒,也不能驱走疾病,也不能还病人健康。我们放不下的,执着着的,也许是小聪明,也许是空欢喜一场,最主要的是珍惜眼前人。

没有父亲的孩子,多么可怜。一首弱不禁风的情歌,又能给这个孤儿送去多少温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国内统一刊号:CN54—0002  邮发代号:67—1
   第01版:头版
   第02版:高原要闻
   第03版:时政要闻
   第04版:新闻荟萃
   第05版:动态西藏
   第06版:经济纵横
   第07版:幸福民生
   第08版:综合
   第09版:天上阿里
   第10版:副刊·文学
   第11版:副刊·艺术
   第12版:珠峰新闻
再访拉多藏湖
昌都 我站在异乡的门口看您
眺望布达拉宫 程振亚 摄
歌声之外的心声
人间仙境,与您相会在羊湖(外一首)
《忘不了就别忘了》
遥望雍布拉康,心神俱为之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