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理论纵横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时政要闻

第03版
理论纵横
 
标题导航
返回网站首页 | 西藏日报 | 西藏日报藏文版 | 西藏商报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2月1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注重乡村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西藏乡村振兴途径浅析

丁玲辉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历史任务。为实施这一战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明确了阶段性重点任务。在促进乡村乡风文明方面,《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传承发展乡村优秀传统文化,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建设邻里守望、诚信重礼、勤俭节约的文明乡村,推动乡村文化振兴”。西藏乡村具有独特的自然风光、民风民俗、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等资源,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如何促进乡村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对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要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激活其生命力”具有重要意义。

一、挖掘乡村民族传统文化内涵,促进西藏乡村文化振兴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是一个城乡融合、协调推进、产业融合、文化守护和改革创新的国家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包括经济振兴、政治振兴、文化振兴、社会振兴和生态文明振兴战略五位一体建设的全部内涵。乡村文化振兴是实现乡村文明进步、培育文明乡风的内在保障。西藏乡村具有独特性的自然风光、民风民俗、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等资源,为乡村文化建设提供了丰富的文化资源产品。因此,西藏各级政府部门在规划乡村文化建设中,要以《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提出的“传承发展乡村优秀传统文化,培育文明乡风”为指导,充分认识乡村民族传统文化的价值,挖掘乡村民族传统文化内涵,有效配置乡村文化市场资源,改善和健全乡村在整个文化建设事业中薄弱的部分,提升乡村文化发展意识,培育文明乡风。

西藏各民族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与兄弟民族在经济、文化等领域不断交往交流交融,创造和发展了特色鲜明、形态多样且有乡村特点的西藏文化。以“报父母恩,敬重有德,远虑高瞻,不听邪说,自持主见,同心协力,担当重任,宽宏大度,行至何方亦相安于事”,德孝、诚信、勤劳、互助为核心的农村牧区优秀传统文化,还有和谐的邻里关系与群体闲暇活动为人们带来了精神的愉悦。诸如耕作制度、农事与放牧习俗、民族节日时令、民风民俗与生活习惯等活态的农业文化,无不体现着人与高原自然和谐发展的生存智慧,是西藏乡村社会发展的凝合剂。具有儒家伦理特征的乡村民族传统文化穿透了西藏各民族发展之路,形成了村与村、人与人之间,乃至城乡社会交往的行为规则和价值认同,并通过约定俗成的乡村共识和道德力量,对村民行为进行引导、规范、教化,维系了乡村社会的有效运行,深刻地影响了高原民族的精神格局,成为社会不断创造新的生产力、创造新的生活的内在动力,是当下乡村振兴与乡村文明建设中仍可汲取的精神文明遗产。为实现西藏乡村振兴战略目标,要把传承发展提升农村牧区优秀传统文化放在重要位置,充分发挥“德孝、诚信、勤劳、互助”伦理在教化群众、淳化民风中的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西藏乡村有着丰富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和自然博物资源,是培育和发展乡村文化不歇的源泉。在西藏乡村文化振兴战略中,要认识挖掘乡村文化与自然资源价值的重要性,自治区文化部门要组织专家及各方面力量系统整理西藏乡村文化资源和自然博物资源,培育有利于乡村文化生产力的要素,将乡村文化振兴和历史悠久的农牧文明联结起来,保存好原有的乡村文化遗产,留住乡愁与乡村文化记忆,传承乡村优秀传统文化。

二、统筹谋划好西藏乡村文化建设

改革开放以来,虽然农牧民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与内地相比,整体上西藏城乡文化发展目前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乡村文化公共服务设施供给不足的矛盾仍很突出,对乡村文化事业的投入资金及文化支持项目远低于城市,满足不了农牧民对文化娱乐的需求,也制约了农牧区文化的创新与发展,这是需要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急需解决的问题。

第一,要不断健全和完善西藏乡村文化体制机制,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要结合西藏地广人稀、农牧区居民居住分散、乡村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供给不足、满足不了群众对文化娱乐需求的实际情况,为下好乡村振兴这盘大棋,除了改善农牧民生活和增收致富外,要统筹谋划好乡村文化建设,努力实现乡村社会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同步和谐共进,形成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融合发展新格局,使乡村文化成为农牧区的凝聚力、生产力、驱动力,提升农牧民生活品质、拓展发展空间、引领乡村文明进步,实现乡村全面振兴,不断提升农牧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第二,大力开展乡村文化活动,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广泛的群众参与性。开展丰富多样的乡村文化活动,有助于增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提升身心素质和幸福指数。要根据西藏不同区域与自然环境,有计划、有组织就地就近开展乡村文化活动,提升乡土传统文化的吸引力,满足地处偏远深山老林农牧民的文化娱乐需求,寓教育于活动之中,使农牧区群众在参与文化娱乐的过程中有更多展示自我的机会,推进村与村之间、各民族之间共居、共学、共事、共乐,增进农牧民的身心健康与获得感、幸福感,使社会主义思想牢牢占稳农牧区阵地,改变传统的农牧区休闲、生活方式,达到农牧区、农牧民精神文明脱贫的效果,以维护农牧区社会稳定。

第三,要统观乡村振兴战略全局,乡村振兴是生产力发展的体现,乡村文化与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方面。在乡村文化建设中积极探索乡村文化发展思路,从思想理念、顶层设计、组织保障、资金投入、文化策划、人才培养等方面入手,充分整合政府、社会组织、村庄和农牧民等各方面力量,凸显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特色保护类村庄的重点是把改善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与保护自然文化遗产统一起来,加快推进农牧业现代化。这类村庄将加强传统村落整体风貌保护,并在保护基础上进行适度开发,适度发展特色旅游业。

第四,实施贫困地区易地扶贫搬迁后,不因生活环境的变迁而失去原有的乡村民族文化传统。在易地扶贫搬迁地有计划地建立小型乡村民俗文化博物馆,收藏、展陈原有乡村富有特征的生产生活用品、民俗文物资料,建立西藏乡土文化基因库等。这种小型乡村民俗文化博物馆不仅为游客体验民族文化之旅,而且对后人也是一种教育,很好地保留了民族文化基因,即使过了若干年,也可以了解到那个时代的传统文化。

第五,打造乡村文化旅游发展项目,要突出“高原、阳光、藏文化、民族节庆”主题。开发节庆体验与休闲度假、特种旅游等相结合的乡村文化旅游产品,集中打造一批文化旅游发展特色村庄,在提升乡村旅游文化资源的同时,形成旅游文化辐射、衍生产业,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如民宿、农家乐、绿色观光、无公害水果采摘等,铸造文化品牌,为乡村文化发展注入活力。同时要推动文化科技、文化企业、文化金融进入乡村文化产业,利用丰富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和自然博物资源发展乡村工艺,积极构建乡村文化市场的现代体系,打造乡村特色文化产业。

第六,为实现西藏乡村文化的复兴,要着力引导乡村传统仪式,如节庆仪式、祭祀仪式、婚庆仪式、开耕仪式、丰收仪式、斗牛仪式等民族习俗生活的重建,为乡村文明的培育提供源头活水。

第七,开展乡村故事会活动。乡村基层党组织要充分利用乡间地头的廊架下、树荫底、小广场、村文化活动室等,组织党员、乡村教师、道德模范或致富能手,通过身边人讲身边事的形式,用通俗的大白话说事拉理儿,讲述生动的百姓故事和乡村社会发展变迁,以及家风村风、道德模范和创业励志等典型故事,为乡村振兴、农业农村发展凝聚起强大的思想动力,让群众看发展、思变化,从而凝聚起乡村振兴、共谋发展的强大社会正能量。乡村故事会活动可以是演讲、藏语小品、藏戏、格萨尔说唱等不拘一格的形式,内容上尽可能编入国家乡村振兴、农业农村发展有哪些优惠政策、具体怎么实施、需要注意什么,让广大农牧民听得明白。

三、发挥节庆在传承发展乡村文化中的作用

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提出,“要把西藏建设成重要的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重要的世界旅游目的地”。我区把发展民族文化与旅游的融合作为重要工作来抓,积极寻求西藏地方发展与国家发展战略的耦合点与着力点,大力加强节庆文化建设,推出节庆文化旅游新产品,依托传统农牧文化优势,发展乡村文化旅游,拓展乡村旅游与节庆的融合,有力地推进了乡村振兴战略和乡风文明建设。

西藏是藏文化的发源地,节庆是西藏民族传统文化构成中具有普遍性和丰富性的要素,节庆源于各族人民的生产劳动、农事牧业、宗教祭祀活动,是综合性的文化现象,是一种文化记忆。生活在西藏高原上的各民族创造了与民族文化相应的节庆文化,如藏历新年、雪顿节、望果节、赛马节、斗牛节、茶马文化节等。西藏民族节庆的发展是一个动态过程,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有些节日的功能发生了变化,但是蕴含在节庆活动中的民族心理、精神气质、价值取向、道德伦理和审美情趣等底蕴是相对稳定的。近年来,从弘扬民族文化与文化自信的高度出发,我区大力恢复传统节日,各市地、县乡充分挖掘和利用本地的传统文化,创办了大量与当地民俗文化及旅游相融合的节庆。从藏北的那曲到藏西的阿里,从中部的拉萨到喜马拉雅山脚下的日喀则,从藏南的林芝到藏东昌都,与旅游融合的节庆体育活动广泛开展,把旅游作为传播西藏文化的重要载体,加快了民族文化“走出去”的进程。除各市地由政府主办拉萨雪顿节、那曲羌塘恰青格萨尔赛马艺术节、日喀则珠峰文化节、山南雅砻文化节、昌都三江茶马文化艺术节、阿里象雄旅游文化节、林芝桃花节外,许多县依托当地传统农牧文化优势,举办不同形式的文化节,如当雄县当吉让赛马节、萨迦县八思巴旅游文化节、浪卡子县打隆边贸物资文化交流会、谢通门县谢雄生态文化旅游节、日喀则江孜达玛文化旅游节、日喀则白朗县者下乡斗牛节,以及由乡村自发组织具有农耕文化特点的望果节等。这些形式多样的节庆依托丰富的民族文化和旅游资源,以“文体搭台,经贸唱戏”进行。节庆期间既有多姿多彩的歌舞曲艺、传统藏戏、民族舞蹈表演与传统体育竞技,也有民族手工艺品、土特产品展销、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等,提高了各地文化旅游品牌知名度。如2018年第六届谢通门县谢雄生态文化旅游节以“游通门胜境·品谢雄文化·促乡村振兴”为主题,以“宣传谢通门、展示谢通门、打造谢通门、发展谢通门、振兴谢通门乡村”为出发点,以节庆活动为平台,举办传统赛马、文艺表演、物资交流等文体活动,达到以节促旅游、以节促发展、以节增凝聚,促谢通门乡村振兴,展示了农牧民的幸福生活,提供了展现谢通门新风采与乡村文化的大平台。

总之,节庆与乡村文化相互依存,以乡村群众的参与为中心,以“节庆搭台,经贸唱戏”为主题,既促进了当地旅游与经济的发展,又活跃了农牧民文化生活,把分散的社会个体聚合起来,形成了共同的社会文化氛围,增强了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和中华文化的认同,使社会成员中的个体获得文化归属感,有力促进了文明和谐美丽西藏乡村建设。

(作者单位:西藏大学)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国内统一刊号:CN54—0002  邮发代号:67—1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时政要闻
   第03版:理论纵横
   第04版:新闻荟萃
西藏高质量打造村级活动场所
注重乡村文化的传承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