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副刊·文学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高原要闻

第03版
时政要闻
 
标题导航
返回网站首页 | 西藏日报 | 西藏日报藏文版 | 西藏商报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个皮匠
韩文友

要是你无事可做,就去德吉路拐弯处顿珠师傅的作坊里坐坐吧;要是你不想让自己闲下来,那就去作坊里当一名伙计。我的意思是,不管你有空儿没空儿,都可以到顿珠的皮货店里坐一坐。仅此而已。

一间不足十个平米的矮房子里,年轻的吾赞·次仁顿珠飞针走线,和他的三个徒弟做着看不出挣钱的手工皮具生意。皮匠们知道,这些东西做出来,好久没有人来看上一眼,墙上的饰件,有的已经挂在那许多年了,还在等着那个人进来,仿佛它们的主人已经在时间里走丢了,至今没有回来。

顿珠是这个祖传六代的皮匠家族中最后一位小皮匠。他10岁开始跟着父亲学手工皮艺,今年28岁,有个6岁的女儿和4岁的儿子。顿珠说,儿子长大后说啥也不让他当皮匠了,得让他好好念书,出去干点别的。顿珠说小时候他也不愿意做这个,父亲硬逼着他学,没办法。做皮子很累,也挣不了多少钱。他们家做了100多年皮子,还呆在这个破烂房子里,结婚都没盖一间新房子。

顿珠的父亲巴桑次仁也是12岁开始学手艺。那时候皮具生意要好一些,一年四季远道而来的牧民络绎不绝,父亲的师傅,也就是顿珠的祖父还为班禅大师打造过马鞍、马鞭和背袋。父亲洛桑接掌皮店后,为活佛和住在宗里的贵族制作鞋帽服饰,一把剪刀一根针,养活了一家人,日子还算过得去。

他父亲说,祖宗给了我们一根针,就是让我们吃这口饭,我们不干这个,还能干什么?

顿珠就这样硬着头皮干了20来年,从父亲手里接过这门手艺,“泡水”“揉皮”“染色”“绣纹”“缝制”“定形”,没有一样是他愿意干的。顿珠羞涩地说,18岁那年他跑出了家,

去拉萨、成都,还去了西安,做了几年小买卖,赔了,才垂头丧气回来接着缝皮子。

皮子是通人性的,你认真对它,它便好好待你。山坡上一茬一茬的牦牛和岗巴羊,死了又生,生了又死,只有这些皮子留在了时间里,生生不灭。顿珠说,父亲临死的时候手里攥着的还是皮子,我只是不想让他的这门手艺在我手里断了,至于以后,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顿珠的母亲有70多岁吧,她并不觉得皮货的生意不好做了。她说,早晚会有人来,把这些好看物件都买走,所以,得抓紧缝出来更多的茶盐袋、糌粑袋、酒壶、皮衣、藏胞、马包、绳索、面具、钱包和针线袋,万一有人来拿,还没做好,怎么行?

皮匠把自己的年年月月缝进了皮子里,皮囊柔软,针细线长,穿过去,又引过来。这些看似简单却百年不变的手工活计,也许有一天,也许一念之差,便永远地在一间小屋子消失了,我们再不会找回它。

顿珠说,再怎么着,也得把这个行当做到父亲那个年纪。他抚着下巴估算了一下,伸出四个手指,大概还要坚持40年。40年后,不知道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那时候,他是否会变得和父亲一样,即使自已当初不愿意做这个,却又逼迫着儿子接着这门拖累人的手艺。在寂寞而漫长的做活生涯里,一个人的想法保不准会渐渐变得和先人一样古怪—不管过去多少年,不管世事如何繁华或者艰难,一个人总会在他一生的某一天,在一间暗淡、陈旧的屋子里,跟他远在时光那头的祖先,忽然想到了一起。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国内统一刊号:CN54—0002  邮发代号:67—1
   第01版:头版
   第02版:高原要闻
   第03版:时政要闻
   第04版:时政要闻
   第05版:动态西藏
   第06版:幸福民生
   第07版:平安西藏
   第08版:时政要闻
   第09版:林芝新闻
   第10版:副刊·文学
   第11版:副刊·艺术
   第12版:珠峰新闻
一个皮匠
月圆之夜秋叶红(外一首)
每一次出发
老家的后山
望月之情